官方微信
0

資訊中心

廣告招租

您現在的位置:制藥網>資訊中心>人物訪談

楚天飛云何清:裝配鉗工是手頭功夫,打造高品質沒有捷徑可走

2019年10月29日 17:19:28來源:制藥網編輯:阿多點擊量:35349

賽多利斯

下載制藥通APP
隨時訂閱專業資訊

分享

評論

  【制藥網 人物訪談】寧鄉市2019年“十行狀元、百優工匠”職工職業技能競賽的裝配鉗工比賽,除了理論筆試,在緊隨其后的長達4個小時的實操比賽中,參賽選手們根據圖紙,現場利用銼、鋸、鏨、鉆、校、攻絲、套絲等各種加工和檢驗工具,處理零部件并完成裝配和調試。參賽選手來自三一、格力、楚天、青島啤酒、中糧機械、星邦重工、萬鑫精工等寧鄉數十家企業,其中有從業20多年的老技工,也有才20幾歲的90后,而競賽的第一名,最后被一位24歲的年輕技術工人奪得。
 
  裝配鉗工競賽冠軍何清,是楚天科技旗下子公司楚天飛云制藥裝備(長沙)有限公司員工,1995年出生,2014年職校畢業后進入楚天。裁判長說,這次裝配鉗工比賽運用到至少8種加工方法,相關精度在0.04毫米以內,比頭發絲小得多,是技能、技巧、經驗以及體能的綜合較量,非常考驗選手的實操能力,“真是后生可畏”。被問到對這個成績的感想,1.8米多大高個的何清有些害羞,“一時不知從哪里說起才好,可能要回到剛接觸這個行業的時候。”
 
楚天飛云裝配鉗工何清(圖片由楚天科技提供)
 
  年輕人追求成功
 
  從一般觀念來看,何清可能算不上“好孩子”。“學習成績不好,語數外那些課程學著費勁,覺得自己肯定也考不上好大學。”何清說,于是初中畢業后,放棄了去念高中,進入職業學校,學習模具設計與制造,這開啟了何清接觸機械行業的大門。
 
  相比語數外等課目書本的學習,何清在動手實操上顯出了自己的聰明,快速地學習并掌握專業知識和技能,成績優秀,被推薦參加學校內部的比賽,2012年獲得第一名。學校有意重點培養這位優秀學生,何清也充滿信心,在各種比賽中不斷提升。
 
  成功之后有失敗。包括何清在內的學校團隊參加2013年的湖南省模具設計制造技能比賽,卻以失敗告終。而這時何清到了畢業時間,被學校推薦到富士康集團,富士康也將他作為優秀后備力量培養,沒有讓他立即進入生產,而是送到企業培訓基地。
 
  “這次比賽失敗讓我感到挫敗,很不甘心,久久不能釋懷。”何清說,雖然在富士康的培訓基地表現很好、成績優異,但他暗自下了一個決心,“結業之后沒有留在富士康工作,而是回到學校進修,我需要時間反省,需要再提升。”
 
  畢業后又回到學校進修,也是一次反省,2014年何清代表學校參加湖南省的競賽,獲得一等獎,進而入圍全國競賽,最終獲得三等獎。“這時才有一種得償所愿的感覺。”何清說。進修結束,再一次畢業后,2014年下半年何清進入楚天。
 
  基于自己較為綜合的知識和技能基礎,何清進入楚天裝配鉗工崗位,“很早前就聽人們說裝配鉗工可以手工將金屬零件加工到正負0.01毫米乃至更小,我對這種手工加工精度很好奇,在楚天自己做這個工作一直到現在,收獲了很多。”
 
  何清在楚天得到更大的舞臺,2015年參加企業內部的裝配鉗工比賽,雖然還是一名新員工,卻獲得了不錯的成績,當年又在長沙市的裝配鉗工技能競賽中獲得第三名,2017年在寧鄉獲得第二名,2018年在長沙獲得第二名。
 
  “除了生產,楚天也非常支持員工走出去。比賽其實是很好的學習機會,可以遇到很多很優秀的同行,還有那些裁判、評委更是行業專家,不管是否獲得好成績和榮譽,在與高手的對決中更容易發現自己的不足,促使自己去提升。”何清說。
 
  在楚天遇到很多師傅
 
  “楚天也像一個學校,很重視培養人,有很多學習機會。”何清說,能力提升的關鍵是個人意愿,因為企業已經把平臺和機會放在那里,就看自己愿不愿意用心去學習,“我覺得自己在這方面意愿還是很強烈的,在楚天有好多師傅。”
 
  何清在楚天裝配鉗工崗位,“我有好幾位裝配鉗工師傅,也有好幾位焊接師傅,還有鉚焊師傅、鈑金師傅、拋光師傅等等,目前除了數控,好多個工種我都有去學習,師傅們也都非常愿意教,我覺得這是楚天很特別的地方,對我影響很大。”
 
  “裝配鉗工其實是一個比較綜合的崗位,只有掌握更多方面的知識和技能,才能得心應手。而且有些東西也不是一兩天能提升上來的,需要漫長的過程,需要真正沉下心來。”何清說。強烈的學習意愿加上眾多的楚天師傅,給何清帶來了眾多的收獲。
 
  2018年,楚天成立工匠培訓中心,裝配鉗工培訓和技術攻關是其重要任務,這一年何清才23歲,但他被楚天選聘為裝配鉗工培訓師。“完成本職崗位生產任務之后,我就去楚天工匠培訓中心講課,目前已經講了上百個課時。”何清說。
 
  楚天工匠培訓中心選聘培訓師、制訂培訓計劃、組織相關員工學習,“像剛從職業院校畢業的學生,企業會給他們制訂詳細的培訓計劃、職業規劃,讓他們能更快地適應企業個性化生產環境,提升實操能力。這是提升他們的很好的方法。”何清說。
 
何清和師傅在調試一臺楚天飛云研制的膠囊分選拋光機(圖片由楚天科技提供)
 
  裝配鉗工是手上功夫
 
  在楚天5年多來,何清從一名技校生不斷地向職業技術能手轉變,最初所學習的模具專業與裝配鉗工等工種也密切相關。“裝配鉗工可以說是機械之母,所有的零部件都需要通過它組裝起來,還要達到設計、工藝等各方面的要求。”
 
  裝配鉗工所涉范圍比較廣,要求崗位人員對多方面的知識和技能都有了解和掌握,而其他工種,像數控可能更講求專精。“一個人如果能把裝配鉗工做得很好,我相信他在其他工種上都會有自己的理解,甚至技能上也不會很差。”何清認為。
 
  就醫藥裝備制造而言,何清認為裝配鉗工一定程度上起到把關作用。“因為,就算設計非常好、零件加工也非常好,但如果裝配技術達不到要求,再創新的研發設計、再高精度的零部件,也難以成型為裝備,或者成型后運行質量不高。”
 
  以楚天飛云的膠囊填充設備為例,裝配要求就非常嚴格,必須嚴格控制在規定的公差范圍之內,“很多地方直接對零,不能有任何偏差,要保證每一個膠囊從設備下來的品質。我們裝配鉗工必須達到一定的水平,保證設備精準生產。”何清說。
 
  除了廣泛的知識技能,裝配鉗工也格外需要耐心、細心和嚴謹。“它更多是手工活,必須高度注重細節、注重每一個動作的質量。比如技術文件要求平面度和垂直度都是正負0.01毫米,要求只能用銼刀,而銼刀方法有很多種,我一般是用推銼或刮刀。”
 
  “裝配鉗工沒有捷徑可走,手上是什么水平,做出來就是什么水平,其他一些工種,比如數控,機床本身的性能對出品結果可能有很大影響,而對裝配鉗工出品品質起決定性作用的,還是人對工具的把控能力,工具本身的作用在其次。”何清認為這與焊工很像。
 
  焊機焊條如何可能還在其次,焊工手是否穩很重要。何清說,“鉗工也要求手,我平常就練習手上功夫,比如練習平行度的時候,曾經把水平尺上的珠子摳下來粘在銼刀上,前推回拉都要保證水珠在中間,一天至少有6個小時這樣練習。”
 
  “剛畢業時,手還挺白嫩的,現在滿是繭子,老師傅們更是如此。”何清說,從前在富士康的培訓基地時,還有體能訓練和考核,每天早上要跑2000米甚至5000米,這樣的習慣也給了他不錯的體能,剛跑完了2019年的長沙國際馬拉松。
 
  “裝配鉗工要不斷地完善提升自己,畢竟是手頭上的活兒,要綜合素質,要技術和經驗積累,但也不能急,一步一個腳印,關鍵是在心態上,要有工匠精神、嚴謹態度,要執著于細節,我對自己是這么講,在培訓時對學員也是這么講。”何清說。
 
何清當下給自己的任務是沉下心來學習和創新(圖片由楚天科技提供)
 
  Romaco是學習標桿
 
  雖然已經進入社會工作5年多,但何清承認自己還年輕,要學的東西還很多。“30歲之前工作的同時以學習為主,35歲以后希望能脫產,工作方面以培訓為主,把自己的經驗傳授下去;當然如果能力不允許,就繼續在制造一線,把技術體現到產品上。”
 
  這是何清給自己制訂的規劃,重點任務是培訓和創新,“因為我師傅也是這樣,我覺得如果自己的經驗沒有傳授出去,到老了會遺憾。楚天制造一線的不少技工有很多專利,但我還沒有,我要在創新方面有一些成績。”何清說。
 
  “有些東西是沒有捷徑可走的,只能一步一個腳印,慢慢去規劃和實現。”何清說自己會堅守在楚天醫藥裝備領域,他體會到了國家對醫藥高端裝備領域的重視,“在楚天平臺上奮斗,為公司多出點力、多培養些人,就像公司培養我一樣。”
 
  特別是2017年楚天戰略并購德國制藥裝備企業Romaco集團,“企業往世界水平走,作為員工感到很振奮,德國制造和工匠精神也深深感染著我們。Romaco做出來的設備,外觀、精度和性能各方面,我是都非常佩服。”何清說。
 
  “像Romaco的壓片機,外觀上你一看就覺得氣質在那里,高大上,裝配精度很高,非常注重細節,設備性能很強。”何清說,他也常去客戶單位工作,常聽到客戶稱道德國的技術和制造,“國內從整體上看,還達不到那種水準。”
 
  何清認為中國人仿造能力很強,但核心能力欠缺,像早些年滿大街山寨手機,但競爭到最后留下來的只有精品。“要不斷打造高質量的精品,2019年是楚天的質量年,楚天人齊心協力嚴控設計、工藝、制造等各方面的質量,一定會走到更高水平。”
 
  “特別是有德國Romaco作為參照標桿,我們可以更好地看到不足,不斷改善提升。楚天派了很多員工去Romaco學習,包括我們裝配鉗工同事,他們說零距離介入進去,震撼強烈,收獲很大。”何清說,“如果有機會,我也希望能去Romaco學習。”
 
楚天飛云裝配鉗工何清(圖片由楚天科技提供)
  • 版權與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制藥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浙江興旺寶明通網絡有限公司-制藥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制藥網http://www.e-wulin.com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•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(非制藥網)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第一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。

我要評論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
關于我們|本站服務|會員服務|企業建站|旗下網站|友情鏈接|新聞專場|產品分類瀏覽|專場分類瀏覽|產品sitemap|熱門搜索

制藥網 - 制藥機械行業專業網絡宣傳媒體

Copyright 2019 zyzhan.comAll Rights Reserved法律顧問:浙江天冊律師事務所 賈熙明律師

客服熱線:0571-87759679 87759936加盟熱線:0571-87759679媒體合作:0571-89719776

客服部:編輯部:展會合作:市場部:

QQ

咨詢中心

廣告咨詢QQ交談

展會合作QQ交談

官方微信發布詢價建議反饋返回首頁
回到頂部
[{"ID":"75526","Title":"楚天飛云何清:裝配鉗工是手頭功夫,打造高品質沒有捷徑可走","TitleColor":"","ImageFile":"3/20191029/637079663396421019478.jpg","ImageDomain":"img68","DownloadFile":"","FileDomain":"","FileSize":"","UserID":"1324","UserName":"吳秀芳","Author":"阿多","Reprint":"制藥網","ForeignLink":"","Company":"","CompanyLink":"","HitNumber":"35349","Detail":"
  【制藥網 人物訪談<\/strong>】寧鄉市2019年“十行狀元、百優工匠”職工職業技能競賽的裝配鉗工比賽,除了理論筆試,在緊隨其后的長達4個小時的實操比賽中,參賽選手們根據圖紙,現場利用銼、鋸、鏨、鉆、校、攻絲、套絲等各種加工和檢驗工具,處理零部件并完成裝配和調試。參賽選手來自三一、格力、楚天、青島啤酒、中糧機械、星邦重工、萬鑫精工等寧鄉數十家企業,其中有從業20多年的老技工,也有才20幾歲的90后,而競賽的第一名,最后被一位24歲的年輕技術工人奪得。
 <\/div>
  裝配鉗工競賽冠軍何清,是楚天科技旗下子公司楚天飛云制藥裝備(長沙)有限公司員工,1995年出生,2014年職校畢業后進入楚天。裁判長說,這次裝配鉗工比賽運用到至少8種加工方法,相關精度在0.04毫米以內,比頭發絲小得多,是技能、技巧、經驗以及體能的綜合較量,非常考驗選手的實操能力,“真是后生可畏”。被問到對這個成績的感想,1.8米多大高個的何清有些害羞,“一時不知從哪里說起才好,可能要回到剛接觸這個行業的時候。”
 <\/div>
\"\"<\/div>
楚天飛云裝配鉗工何清(圖片由楚天科技提供)
 <\/div>
  年輕人追求成功<\/strong>
 <\/div>
  從一般觀念來看,何清可能算不上“好孩子”。“學習成績不好,語數外那些課程學著費勁,覺得自己肯定也考不上好大學。”何清說,于是初中畢業后,放棄了去念高中,進入職業學校,學習模具設計與制造,這開啟了何清接觸機械行業的大門。
 <\/div>
  相比語數外等課目書本的學習,何清在動手實操上顯出了自己的聰明,快速地學習并掌握專業知識和技能,成績優秀,被推薦參加學校內部的比賽,2012年獲得第一名。學校有意重點培養這位優秀學生,何清也充滿信心,在各種比賽中不斷提升。
 <\/div>
  成功之后有失敗。包括何清在內的學校團隊參加2013年的湖南省模具設計制造技能比賽,卻以失敗告終。而這時何清到了畢業時間,被學校推薦到富士康集團,富士康也將他作為優秀后備力量培養,沒有讓他立即進入生產,而是送到企業培訓基地。
 <\/div>
  “這次比賽失敗讓我感到挫敗,很不甘心,久久不能釋懷。”何清說,雖然在富士康的培訓基地表現很好、成績優異,但他暗自下了一個決心,“結業之后沒有留在富士康工作,而是回到學校進修,我需要時間反省,需要再提升。”
 <\/div>
  畢業后又回到學校進修,也是一次反省,2014年何清代表學校參加湖南省的競賽,獲得一等獎,進而入圍全國競賽,最終獲得三等獎。“這時才有一種得償所愿的感覺。”何清說。進修結束,再一次畢業后,2014年下半年何清進入楚天。
 <\/div>
  基于自己較為綜合的知識和技能基礎,何清進入楚天裝配鉗工崗位,“很早前就聽人們說裝配鉗工可以手工將金屬零件加工到正負0.01毫米乃至更小,我對這種手工加工精度很好奇,在楚天自己做這個工作一直到現在,收獲了很多。”
 <\/div>
  何清在楚天得到更大的舞臺,2015年參加企業內部的裝配鉗工比賽,雖然還是一名新員工,卻獲得了不錯的成績,當年又在長沙市的裝配鉗工技能競賽中獲得第三名,2017年在寧鄉獲得第二名,2018年在長沙獲得第二名。
 <\/div>
  “除了生產,楚天也非常支持員工走出去。比賽其實是很好的學習機會,可以遇到很多很優秀的同行,還有那些裁判、評委更是行業專家,不管是否獲得好成績和榮譽,在與高手的對決中更容易發現自己的不足,促使自己去提升。”何清說。
 <\/div>
  在楚天遇到很多師傅<\/strong>
 <\/div>
  “楚天也像一個學校,很重視培養人,有很多學習機會。”何清說,能力提升的關鍵是個人意愿,因為企業已經把平臺和機會放在那里,就看自己愿不愿意用心去學習,“我覺得自己在這方面意愿還是很強烈的,在楚天有好多師傅。”
 <\/div>
  何清在楚天裝配鉗工崗位,“我有好幾位裝配鉗工師傅,也有好幾位焊接師傅,還有鉚焊師傅、鈑金師傅、拋光師傅等等,目前除了數控,好多個工種我都有去學習,師傅們也都非常愿意教,我覺得這是楚天很特別的地方,對我影響很大。”
 <\/div>
  “裝配鉗工其實是一個比較綜合的崗位,只有掌握更多方面的知識和技能,才能得心應手。而且有些東西也不是一兩天能提升上來的,需要漫長的過程,需要真正沉下心來。”何清說。強烈的學習意愿加上眾多的楚天師傅,給何清帶來了眾多的收獲。
 <\/div>
  2018年,楚天成立工匠培訓中心,裝配鉗工培訓和技術攻關是其重要任務,這一年何清才23歲,但他被楚天選聘為裝配鉗工培訓師。“完成本職崗位生產任務之后,我就去楚天工匠培訓中心講課,目前已經講了上百個課時。”何清說。
 <\/div>
  楚天工匠培訓中心選聘培訓師、制訂培訓計劃、組織相關員工學習,“像剛從職業院校畢業的學生,企業會給他們制訂詳細的培訓計劃、職業規劃,讓他們能更快地適應企業個性化生產環境,提升實操能力。這是提升他們的很好的方法。”何清說。
 <\/div>
\"\"<\/div>
何清和師傅在調試一臺楚天飛云研制的膠囊分選拋光機(圖片由楚天科技提供)
 <\/div>
  裝配鉗工是手上功夫<\/strong>
 <\/div>
  在楚天5年多來,何清從一名技校生不斷地向職業技術能手轉變,最初所學習的模具專業與裝配鉗工等工種也密切相關。“裝配鉗工可以說是機械之母,所有的零部件都需要通過它組裝起來,還要達到設計、工藝等各方面的要求。”
 <\/div>
  裝配鉗工所涉范圍比較廣,要求崗位人員對多方面的知識和技能都有了解和掌握,而其他工種,像數控可能更講求專精。“一個人如果能把裝配鉗工做得很好,我相信他在其他工種上都會有自己的理解,甚至技能上也不會很差。”何清認為。
 <\/div>
  就醫藥裝備制造而言,何清認為裝配鉗工一定程度上起到把關作用。“因為,就算設計非常好、零件加工也非常好,但如果裝配技術達不到要求,再創新的研發設計、再高精度的零部件,也難以成型為裝備,或者成型后運行質量不高。”
 <\/div>
  以楚天飛云的膠囊填充設備為例,裝配要求就非常嚴格,必須嚴格控制在規定的公差范圍之內,“很多地方直接對零,不能有任何偏差,要保證每一個膠囊從設備下來的品質。我們裝配鉗工必須達到一定的水平,保證設備精準生產。”何清說。
 <\/div>
  除了廣泛的知識技能,裝配鉗工也格外需要耐心、細心和嚴謹。“它更多是手工活,必須高度注重細節、注重每一個動作的質量。比如技術文件要求平面度和垂直度都是正負0.01毫米,要求只能用銼刀,而銼刀方法有很多種,我一般是用推銼或刮刀。”
 <\/div>
  “裝配鉗工沒有捷徑可走,手上是什么水平,做出來就是什么水平,其他一些工種,比如數控,機床本身的性能對出品結果可能有很大影響,而對裝配鉗工出品品質起決定性作用的,還是人對工具的把控能力,工具本身的作用在其次。”何清認為這與焊工很像。
 <\/div>
  焊機焊條如何可能還在其次,焊工手是否穩很重要。何清說,“鉗工也要求手,我平常就練習手上功夫,比如練習平行度的時候,曾經把水平尺上的珠子摳下來粘在銼刀上,前推回拉都要保證水珠在中間,一天至少有6個小時這樣練習。”
 <\/div>
  “剛畢業時,手還挺白嫩的,現在滿是繭子,老師傅們更是如此。”何清說,從前在富士康的培訓基地時,還有體能訓練和考核,每天早上要跑2000米甚至5000米,這樣的習慣也給了他不錯的體能,剛跑完了2019年的長沙國際馬拉松。
 <\/div>
  “裝配鉗工要不斷地完善提升自己,畢竟是手頭上的活兒,要綜合素質,要技術和經驗積累,但也不能急,一步一個腳印,關鍵是在心態上,要有工匠精神、嚴謹態度,要執著于細節,我對自己是這么講,在培訓時對學員也是這么講。”何清說。
 <\/div>
\"\"<\/div>
何清當下給自己的任務是沉下心來學習和創新(圖片由楚天科技提供)
 <\/div>
  Romaco是學習標桿<\/strong>
 <\/div>
  雖然已經進入社會工作5年多,但何清承認自己還年輕,要學的東西還很多。“30歲之前工作的同時以學習為主,35歲以后希望能脫產,工作方面以培訓為主,把自己的經驗傳授下去;當然如果能力不允許,就繼續在制造一線,把技術體現到產品上。”
 <\/div>
  這是何清給自己制訂的規劃,重點任務是培訓和創新,“因為我師傅也是這樣,我覺得如果自己的經驗沒有傳授出去,到老了會遺憾。楚天制造一線的不少技工有很多專利,但我還沒有,我要在創新方面有一些成績。”何清說。
 <\/div>
  “有些東西是沒有捷徑可走的,只能一步一個腳印,慢慢去規劃和實現。”何清說自己會堅守在楚天醫藥裝備領域,他體會到了國家對醫藥高端裝備領域的重視,“在楚天平臺上奮斗,為公司多出點力、多培養些人,就像公司培養我一樣。”
 <\/div>
  特別是2017年楚天戰略并購德國制藥裝備企業Romaco集團,“企業往世界水平走,作為員工感到很振奮,德國制造和工匠精神也深深感染著我們。Romaco做出來的設備,外觀、精度和性能各方面,我是都非常佩服。”何清說。
 <\/div>
  “像Romaco的壓片機<\/a>,外觀上你一看就覺得氣質在那里,高大上,裝配精度很高,非常注重細節,設備性能很強。”何清說,他也常去客戶單位工作,常聽到客戶稱道德國的技術和制造,“國內從整體上看,還達不到那種水準。”
 <\/div>
  何清認為中國人仿造能力很強,但核心能力欠缺,像早些年滿大街山寨手機,但競爭到最后留下來的只有精品。“要不斷打造高質量的精品,2019年是楚天的質量年,楚天人齊心協力嚴控設計、工藝、制造等各方面的質量,一定會走到更高水平。”
 <\/div>
  “特別是有德國Romaco作為參照標桿,我們可以更好地看到不足,不斷改善提升。楚天派了很多員工去Romaco學習,包括我們裝配鉗工同事,他們說零距離介入進去,震撼強烈,收獲很大。”何清說,“如果有機會,我也希望能去Romaco學習。”
 <\/div>
\"\"<\/div>
楚天飛云裝配鉗工何清(圖片由楚天科技提供)<\/div>","ClassID":"16","ClassName":"人物訪談","Tag":"膠囊填充機,制藥裝備","IsArea":"0","IndexShow":"1","IsShow":"2","Sort":"0","Page":"0","FatherID":"0","CreateTime":"2019/10/29 17:19:28","UpdateTime":"2019/10/30 8:37:43","UserPower":"-1","ShowState":"1","TrueHitNumber":"903","CityId":"0","Summary":"楚天科技何清說,能力提升的關鍵是個人意愿,因為企業已經把平臺和機會放在那里,就看自己愿不愿意用心去學習。","SubTitle":"","IsVote":"0","HomeTitle":"楚天飛云員工何清:打造高品質沒有捷徑可走","RecommendNum":"0","OldFileName":"","IsOpenComment":"1","ImageFile2":"","ImageDomain2":"","ImageFile3":"","ImageDomain3":"","AppAreaID":"0","CreateTime2":"2019-10-29T17:19:28"}]
大香蕉久久网